作者:王宏恩

2024年1月11日,民进党正副总统候选人赖清德、萧美琴在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举办“护国之夜”,总统蔡英文站台发表演说。摄:林振东/端传媒

2024台湾大选结果出炉,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赖清德、萧美琴以得票数558万票、得票率40%当选新一任台湾正副总统,相较2020年蔡英文连任的817万票、2016首度胜选的689万票,甚至是2012年蔡英文首度参选的609万票,赖清德在这年的得票情况相较过去三届总统选情,不论在得票数或得票率,两数据皆呈现下滑状况。

而在总统票之外,能代表民进党核心支持者的不分区政党票,在2020年与2024年大选中,票数分别是481万票与498万票,差距不大,各地票数分布情况四年来也几乎一致。

然而,一旦我们比较2020年蔡英文与民进党不分区、以及2024年赖清德与民进党不分区的得票结果,可以看到巨大的差别:在右图中,赖清德2024年在全台368个乡镇的催票率(得票数除以总选举人数),跟民进党2024年不分区的催票率几乎是一致的,整体分布非常接近1比1的斜线。换句话说,赖清德的得票并没有超过民进党以外,而许多泛绿本命区,例如赖清德担任过市长的台南市,也没有开出比民进党得票更多的票。

相较之下,左图是四年之前蔡英文催票率与民进党催票率之间的差异。整体分布完全在图中斜线之外,代表蔡英文具有强大吸引民进党票以外其他选票的能力。而且整体分布斜率大于1,越右侧的点离图中斜线越远,代表是越泛绿的选区,即使不是民进党的支持者,当初也愿意跳出来支持蔡英文。

而此可能意味,2020年各种“中国因素”,包括对香港的镇压、习近平发表一国两制谈话、韩国瑜访中联办等等的事件,让蓝绿之外的其他选民感到恐惧、增加台湾认同,即使在不分区未将政党票投给民进党,但在总统票投给蔡英文。

然而,来到2024大选,中国因素不如2020年明显时,这些当年多出来的票则不再继续支持赖清德,加上台湾部分选民本来就具有“制衡观”,希望时间到了就换党做做看,最后使得赖清德只能依赖民进党核心支持者获得足够的票,来延续民进党史无前例的第三任执政。

2023年12月4日,台北,民进党造势大会。
2023年12月4日,台北,民进党造势大会。

少掉的259万票,从哪里流失的?

那么,这些2020投给蔡英文、让最终蔡英文获得创纪录的817万高得票,没有转移到赖清德身上的259万票,是从哪些地方流失的呢?假如从结果分布来看,主要有三种选区:城市、高教育、年轻人。

首先,在下面这张图中,X 轴是台湾368个乡镇的人口密度(因为分布差太多,所以取对数来拉近轴),而 Y 轴则是蔡英文2020年在各地的催票率减去赖清德2024年的催票率,也就是平均而言,赖清德比蔡英文“少”动员出多少人来。而图中各个点的大小则代表各选区的选民人数。

这张图有一个很清楚的正相关分布——台湾人口越密集的乡镇,赖清德掉的票越多。在那些人口密度最高的乡镇,平均每一百个人中,赖清德比蔡英文少获得10到15票。相较之下,在比较小的乡镇(图的左下),赖清德掉的票少很多。

假如我们使用相同的分析方式,但是把 X 轴代换为各乡镇读大学人口的比例(下图左图)、或是各乡镇的年轻选民(20-40岁)占全体成人人口比例的话,同样可以得到类似的结果。可以看到那些比较大的点(选民数比较多的点)大多聚在右上角,代表这些选区大学学历者多、年轻人口多,而同时赖清德票数降低的情况也更为剧烈。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变化趋势与我在2020大选所分析的蔡英文与民进党的得票趋势是几乎一致的。同时,无论是2020大选、或是2022的地方选举,民进党同样在大学学历比例较高、年轻人比例较高的地方失去选票。从这个结果来看,民进党似乎没能从期中选举的挫败中得到显著的改善,其伤害仍然持续到这一次的总统大选。只是,可能受惠于选制关系——只有一位胜者的总统制、以及有小党门槛的不分区立委——而能维持住总统的席次,并在113席的国会总席次中,最终还能获得接近半数的51席次。

可以预期的是,这些从民进党流失的选票,有一大部分就是被民众党以及柯文哲给接收了,使得柯文哲与民众党不分区政党票得票亮眼、相较于四年前大增,透过选制反映了民意。

实际上,2020年蔡英文“多出”的选票,亦不能称为“绿营票”,而更像是反中、反对破坏现状、反对韩国瑜,而“暂时”跳出来投给蔡英文而已。也因此,该年总统票蔡英文得到817万票,但在政党票,民进党也仅获481万票而已。

2024年1月13日,台湾大选开票,柯文哲竞选总部开票现场的年轻人。摄:林振东/端传媒
2024年1月13日,台湾大选开票,柯文哲竞选总部开票现场的年轻人。摄:林振东/端传媒

留住或接回青年选票为新四年重点

在政治学研究中,通常住在都市的年轻人比较求新求变,愿意推动新政策、也愿意接受新的政党试看看,这也是为何纽约市常选出不是美国两大党之外的新市长,而这一次民众党在都市的得票也的确比较可观,例如下图可见,民众党催出较多票的地方几乎都是较大、人口密度较多的选区,也正好是赖清德票数降低较多的选区——不要忘记,一开始刚成立的民进党,也是从都市的年轻人们开始发迹的。

但是也基于相同的因素,这些在都市的年轻人,四年之后是否会持续支持民众党,依旧必须有所保留;即便柯文哲在落选演说中说,“只要继续努力下去,四年后我相信我们还是会自信地把票投给柯文哲、民众党”,但青年选票的流向,四年之间如何变化,仍然是个问号。

除此,这年台湾大选中的中国因素不明显,但是下一次2028台湾大选将面临在2027再度寻求连任的习近平,以及预期将加大的军事压力。而民众党在2026地方选举可能再次受于选举制度限制而斩获不大;民众党在此次的区域立委未有斩获,势必得让不分区立委去认养区域来挑战县市长,假如不分区立委人选没有办法如实兑现此次大选中所应允的政治承诺,那么,民众党的下一次表现将完全且再度取决于柯文哲一个人的表现上。

2024年1月12日,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在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举办“台湾选哲1定会赢 公民凯道之夜”。摄:陈焯煇/端传媒
2024年1月12日,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在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举办“台湾选哲1定会赢 公民凯道之夜”。摄:陈焯煇/端传媒

柯文哲此次大选在过往执政八年的台北市,仅获得36.7万票、得票率24%,得票状况跟2022年由民众党推荐参选台北市长的黄珊珊相当(赖清德则在台北市拿下58.7万票、得票率38.1%);此外,新竹市出身的柯文哲,在同样被视为本命区的新竹市获得9万票、得票率34.3%,还输给赖清德的34.8%。

在国会斩获八席的民众党,接下来如何在立法院与蓝绿攻防,恐怕影响柯文哲能否将气势延续到2024。假如这群求新求变的民众未来又改变心意,那么蓝绿如何接回这些票,就会是再来四年的重点了。

新闻来源

王宏恩:总统票流失259万,民进党如何从2020退步到202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