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西港一起打人事件引发了舆论的关注。老陈说自己是鹰煌娱乐城的房东,对方拖欠房租自己去要,不料却被打了一顿。鹰煌方面则说并没有拖欠房租,老陈不是房东,打人也是老陈先动的手。双方各执一词,而背后则折射了西港赌场的利益之争,以及西港许多物业的复杂纠纷。

老陈被打伤

老陈方面称,12月5日晚11点左右,老陈去鹰煌娱乐城索要拖欠的房租,总经办的马总称没有决定权,带老陈到二层赌场最后面的办公室找鹰煌老板阿斌(吕斌)面谈。

但双方交谈之中发生争执,十几个打手和保安将老陈打伤。老陈之后被送医治疗。

老陈被送医治疗

鹰煌娱乐城的工作人员对《看吴哥》承认,保安确实打人了,赌场方面后面也联系过老陈的人表示愿意赔偿医疗费等费用,但被老陈拒绝。

老陈被打一事没有异议。鹰煌的工作人员则重点强调这个事件前后的其他背景。

鹰煌方面称,老陈并不是房东,而是老板东哥的代理人。他们去年跟老陈联系,以215万美金的价格接下大楼,之后花几百万美金装修,前后一共大概花了一千万美金,每个月都有交租金没有拖欠。

10月和11月租金缴纳记录 鹰煌方提供

鹰煌方面称,这栋楼有赌博牌照,因为老陈有本地老婆,所以赌牌在老陈手里。加上老陈是房东方面的代表,所以赌场的人一直对老陈很恭敬,每次到赌场都沏茶、切水果,红酒、雪茄好好伺候,但老陈还经常跑到码房,每次拿一两万美金的码。

鹰煌方面称,后面东哥有了一个新的代理人,不再由老陈代理,赌场就开始跟新的代理人接洽。但老陈还是经常过来要钱,赌场方面又发现老陈有其他问题不太可靠,于是在内部群里通知不再接待老陈。

据鹰煌方面发给《看吴哥》的一封委托书显示,该大楼原名“新永利酒店”,由一名投资人李某从本地地主手里租下土地和酒店,租赁时间是2017年10月。由于李某不在柬埔寨,2022年1月委托给陈旭华(老陈)负责,但今年11月5日,李某终止对老陈的委托,重新委托给另一人李东(东哥)。

另据一名接近李某的人士表示,当时李某投资了一个亿人民币给东哥,但后面就退出了,人也早不在柬埔寨,一直是东哥在负责。

李某签署的终止与老陈委托关系的委托书

“因为我们对接的是大老板,就没有去打听这个人的底细,谁知道是这样的一个烂人,楼也不是他的,别人大老板东哥也不让他负责了,他还经常来闹事要好处费,骗了我们15万美金,还这样诽谤我们”,鹰煌方面称,“疫情的时候老陈说楼是他的,然后圈了一帮做通道的人过来住这里,那时候叫新永利。那时候做通道很赚钱,他就安排妹子跟这些人玩,然后溜冰什么的,玩得很乱,最后就叫大家投资在19楼做一个KTV,直接裸嗨那种。大家全部把钱投资了以后,他就各种理由说股东不同意,什么保护伞又不靠谱之类,变着法把人赶走了。这些人大概被坑了五六十万美金吧。”

鹰煌方面称因为老陈不再代表东哥,还有这些问题,于是就不再接待。当晚老陈到码房,码房没有给钱,于是老陈前后找到总经理马总和董事长。在董事长房间,老陈拿烟灰缸之类的物品砸董事长,之后旁边的保安上去对老陈进行了殴打。

《看吴哥》联系到老陈的朋友许先生,许先生称老陈现在经常昏迷不醒,因此不能及时回复记者的消息。许先生称,赌场隔壁矮楼和赌场是不同主体是两个不同的房子,矮楼是老陈的,老陈当日是去要矮楼的租金。

记者询问是否有矮楼的租赁合同,许先生称可以等老陈醒了问老陈。

对此,鹰煌方面对《看吴哥》表示,赌场和矮楼是当时以215万美金的价格一起接手的。最开始的合同是两年,考虑到目前经济不景气两年可能不能回本,当时和老陈商量延展为五年。老陈要求再加15万美金,最后合同延展到了五年。

但鹰煌方面最近跟东哥交流此事时,东哥称并不知道合同延长到了五年,也就是说15万是被老陈骗走了,“东哥都后悔死了,因为东哥之前在国内,办理赌牌的钱也是我们接鹰煌之前太子哥出钱办的,花了几十万美金办下来的赌牌,而且赌牌我们每个月也付了租金的,一个月好像是1万还是2万。”

目前鹰煌方面和老陈方面各执一词,截至发稿前,双方均尚未向《看吴哥》提供当时的租赁合同。

我们将对此持续跟进。

编后语

除去这个血腥的打人事件和背后的赌场利益之争外,这个事情也折射出一些问题。

其中一个是我们此前曾提及的西港大楼的股权纠纷问题,如果股权不清晰,烂尾楼就没人敢接手。接手了装修完生意做起来,又有人过来说是自己的闹事怎么办?另一个是一旦出了纠纷,就动不动有动手打人甚至更恶劣的事情出来,为什么都是这种类似黑社会的搞法?如果有了纠纷就动手,西港的治安能好吗,西港的未来能有发展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