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柬埔寨两个月,住在酒店一个月,买菜做饭一个月,回国后因为诈骗罪获刑12年。

张程(化名)的这段经历是不是很“离奇”?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今年,关于参与境外电信诈骗的话题屡屡上热搜,在上海市周浦监狱,张程也向记者讲述了他成为境外电信诈骗团伙成员的经过。

从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幸运儿”,到后来觉得那是“不光彩的回忆”,张程的这段经历要从2018年说起。

想带朋友走“发财路”,不料却是歧途

“当时是我的一个朋友老顾(化名),说要去柬埔寨开中餐厅,听说挺挣钱的,让我过去帮他。”张程眼中的老顾为人大方仗义、热情好客,所以当老顾说要张程过去帮忙,还希望他带一些人一起帮他“开荒”的时候,张程没有怀疑。

当时三十出头的张程也想要在事业上有所发展,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何况,老顾还承诺会给他高额分红。因此,张程很快就根据老顾说的餐厅规模预估了需要的人手,找到自己的同学、老乡十余人,办理出入境手续后,于2018年年底,跟着老顾去往柬埔寨。

飞机落地后,老顾收走了张程他们的护照,“他说帮我们的护照去加签,我们大多都没有出过国,什么都不懂,就把护照都交给他了。”张程没想到,护照这一交,竟将自己陷入了万分被动的局面。

此后,张程等人跟着老顾乘车来到一处宾馆,老顾告诉他们,他的餐馆还在装修,他们要暂住在宾馆里,等饭店装修好了再过去工作。“他让我们别急,在宾馆住着,每天吃饭会有人给我们送来。”张程他们在宾馆里一待就是约二十天。这二十天里,他们因为语言不通,也没什么钱,只能在酒店里玩玩手机,有的人把话费都用完了,手机欠费停机了还没开始工作。

好不容易等到老顾来给他们“布置”工作,一切却和当时说好的不同。老顾安排的根本不是去餐厅打工的活,而是要他们参与诈骗。

听到老顾的真正用意,张程他们闹起了情绪,强烈要求回国。可是没有护照,他们根本走不了。老顾还跟张程算起账,“你们那么多人过来,签证、机票、酒店住宿、餐饮,都要钱吧?我又不是花钱请你们来免费旅游。这么多天,花了至少十几万元。你们要么把钱给我,我就把护照还给你们,让你们回去。要么就帮我干活赚钱。”

本来是想打工赚钱,如今钱没赚到反而要付十几万元,张程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他带去的人也是囊中羞涩,根本没有能力支付那么多钱。

没有护照回不去,没有钱走不了,张程他们陷入了尴尬境地。难道真的只有帮老顾赚钱这一条出路?张程他们还没想明白,老顾又开始给他们“洗脑”。

“给我们谈了两三天,上午聊完下午聊,就是给我们做思想工作,让我们参与。”张程记得当时老顾告诉他们,他们只要按照要求打电话给别人,其他的不要他们管。张程觉得老顾说得很简单,而且号称只要帮他一个月就可以。

“我们也不太懂法,他说就是打打电话,其他的跟我们无关,我们想着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不然回不去,就答应了。”张程就这样一步步跟着老顾的安排走上了诈骗的歧路。

张程的同学、老乡等人都是他带去的,见他点头答应参与,其他人也不再“抗拒”。

聊天记录自动删除,外出买菜有人盯梢

张程等人被带去了一个距离宾馆不远的“工业园区”,张程记得那里有很多独栋小别墅,“小别墅建在半山腰上,有一排排这样的独栋小别墅。”

小别墅里有不少人,但老顾告诉张程他们不能和其他人聊天,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在那里要发消息交流都是用外国的社交软件,我也叫不出名字,但是听说结束聊天后,记录就会被自动删除。”

没多久,张程他们也被分散了。张程和几个年龄稍大些的老乡被安排做后勤保障的活。

“每天到点,他们就会通知我们,让我们把饭菜送过去。”张程说,“每天的菜都是他们在市场上订好的,我们直接去指定的地点把菜装车拉回来就行。每次只要我们出去拉菜,都会有个当地人跟着我们。他们说这个当地人是翻译,但我也从没见过他翻译什么。”在张程眼中,这个当地人更像是在监视他们。

据张程所说,他所在的“后勤保障部”和实际操作诈骗的部门是完全分开的,“他们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张程只知道管理自己的人叫“水哥”,听说像他们这样的公司还有好几家,但是因为每一栋小别墅都是独立开来的,互不来往,他也摸不透具体情况。直到张程后来遇到了一同去的同学。

张程的一个同学被分到了“引流组”,他告诉张程,他们的任务就是按照要求打电话给不同的人,告诉对方让他们加QQ号。“其实他们这个电信诈骗有好几道流程,但是因为我们说好做一段时间就走的,所以没有让我们过多参与后面的环节。”张程说,“他们就是按照教好的话和流程打电话给别人,让他们下载的软件也是按照规定执行的。”

张程的同学告诉他,他们“引流”没有指标,但是有底薪和业绩提成,大约是5000元加5%的提成,“他具体拿了多少没说,我们做后勤的是给8000元。”

不愿回忆那段经历,不再轻信“高额回报”

虽说老顾答应张程他们只干一个月,赚到了钱就放他们走,但毕竟护照在他们手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张程他们对何时能离开也不是很确定,得知能离开是在“小别墅”待了快一个月后。那天,张程突然被通知集合,说是可以回国了。他乘上大巴,见到了同学、老乡才觉得可能真的是要回来了。

“中国人都有一个传统,叫做报喜不报忧,是吧?没有出事之前一般就不会把这种坏事情告诉家人。” 2019年年初,张程回到了家乡,觉得这两个月的经历很不光彩,他并不愿向旁人提及。同时,张程即使知道自己参与的是诈骗,也依旧有种侥幸心理,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买菜送饭,没有直接收钱,就不算是诈骗团伙一分子。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他没有向警方自首。后来,张程的生活慢慢重回正轨,更不愿去想当时的事。

但是,做过的事都会留下痕迹。张程参与的诈骗团伙被抓获,警方根据线索找到了他。2019年的秋天,张程被批准逮捕。不久,经法院审理,张程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张程看似只是买菜送饭,但他仍是诈骗环节中的一环,更为重要的是,不少参与诈骗的成员是张程带去的……

“从我的经验来讲,我以后肯定不会相信有认识的人说带人去国外,不要轻信那些利益、高额回报等。因为这些事情不会随随便便落在自己头上,没有这么多幸运的事情。”张程感叹,“不要以为自己会是幸运儿,不要轻信他人。别人说得再好,自己也要去仔细核实。也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下载什么软件、添加陌生QQ,都可能是陷阱。”

(本文转载自“上海监狱”公众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