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柬闻讯 昨天本报报道《栽赃中国人勒索3万美元 禁毒局副局长被捕》刊发以后,不少读者在留言中表示自己也被人用毒品栽赃过。

金边的韩先生(化名)表示,他在今年9月份就曾亲身经历了禁毒局副局长范科萨及其同伙的不法栽赃行为。

当时是凌晨2点多,韩先生和两名同事从钻石岛开车到万景岗(BKK)的时候,突然被一辆车飞速超越并拦截,随后开来两三辆车将退路堵死。之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有七八个人拿着手枪和AK步枪,对着韩先生他们的头,强迫韩先生等人下车,戴上手铐并抱头蹲地。

由于对方手上拿着枪,韩先生他们只能配合,而且其中有几个人身穿制服,韩先生觉得对方应该不是绑架。这时候有一个本地中文翻译走过来,说韩先生他们涉嫌毒品犯罪。

之后这些人押着韩先生他们重新上车坐到后座,其中一人开车一直开到禁毒局。

当时开车的司机就是这名近日被抓的同伙

开到禁毒局后,这些人开始在韩先生他们车里翻,在后备箱翻到一个红色的东西,“他们就说是毒品,这个东西我根本没见过,我的车是越野车,他们坐在后座的时候就能把东西放到后备箱。”

韩先生表示自己根本没碰过毒品,因此非常坦荡,可以验那个红色的东西,上面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指纹。但那名翻译说不能验,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后面又验尿,就说韩先生他们贩毒吸毒,“他们就说你们是要私了还是公了?公了就是送到法院,私了就是每个人给1万美元。”

韩先生他们说没钱,对方就查了他们的ABA、汇旺等账户,几个人账户上一共只有1000多美元。对方就让打电话给朋友借钱,但必须要免提让翻译听到,而且要用普通话不能用方言,并且不能说是禁毒被抓了。

因为当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左右,打电话基本没人接。

对方就把韩先生三人放到楼下,那里除了韩先生他们之外还有八个中国人。其中除了两个人说自己是在嗨场里被抓的以外,其他人也都说是被人栽赃抓过来的。

第二天上午,韩先生他们被带到楼上禁毒局副局长的办公室,副局长要求一个人给一万美元。

禁毒局副局长范科萨

之后韩先生他们跟几名禁赌警察谈,一直到下午两三点左右,最后谈好每个人5000美元放人。韩先生的同事送来了现金,禁毒局警察写了个材料说韩先生他们不涉赌,签字盖手印放人。

最后警察把手机、驾照等还给韩先生他们,并拍视频让韩先生他们自己说没有被虐待,没有被敲诈。

“当时车上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充电宝这些都被他们拿走了,皮带当时也卸下来,走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年轻已经把皮带穿在了他自己身上。”

韩先生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搞得我们现在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韩先生说看到报道后认出来,9月份栽赃自己的就是这伙人,除了其中一个小胖没见过外,其他4人当时都在场。见过副局长,也见过其他3个同伙。那个当时开车的同伙,后面就是拿了皮带穿在自己身上的人。

韩先生碰到的另外两名同伙

韩先生的遭遇也并不鲜见。金边的方先生对《今日柬闻》记者表示,自己的朋友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

其中一次是在去年5月,方先生的朋友去前同事的家里喝茶,之后几个人说出去吃宵夜,结果出门就被穿制服的抓了,说涉毒。这些人把方先生的朋友和两个前同事抓到一个像是园区的公寓,最后朋友托人找关系,花了3万美金才被放了出来。“跟被绑架一样,除了没被打。“

另外一次是方先生的4个员工约妹子被设套栽赃。当时一个员工在脸书上聊了一个本地妹子,两人约在一个酒吧见面。本地妹子说要带闺蜜过去,这个员工就带了3个同事一起。

到了之后点了一些小菜和啤酒,没过一会儿,一个本地妹子拿出她包里的白色粉末,说要不要尝试一下,被员工拒绝了。不料,几名警察随即出现,将他们全部带走。

“应该是本地妹子跟警察下的套,一进警察局审问的时候,那些妹子异口同声都说那些白色粉末是4个中国人带的”。

4个人因为没碰毒品,尿检全是阴性,证明他们并未接触毒品,但仍被非法关押。被关在一起的有一个会说中文的本地人可能是托,对他们进行种种恐吓,说要一两万美元才能放人,最后四个人一个人花了一万美元,总计支付了四万美元,才得以重新获得自由。

“我觉得在当地应该遵纪守法,但不能拿中国人当冤大头。有个别违法乱纪就应该接受合理的处罚,但不能下套敲诈,无中生有。”方先生对记者表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