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柬闻讯 在金边一家中资企业工作的冯先生(化名)最近有点闹心,他被国内老家派出所的民警要求回国报备,还被县公安局公开发文“通缉”,最后无奈之下他只能跟公司请假,自己买机票回国自证清白。

金边机场

冯先生来柬埔寨四年多,先后在媒体公司和物流公司工作,疫情期间没能回国,但疫情放开后的2023年春节他是回国过的春节,节后回柬埔寨的时候他也曾在机场被警察询问,出示工作证明后顺利返回金边。

冯先生对《今日柬闻》记者表示,但到8月份,老家派出所的警察再多次联系,催促他回国报备。

8月中旬,该县公安局还发布了《关于敦促非法滞留境外人员回国的通告》,表示为严厉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活动,不得非法前往并滞留缅北、阿联酋、金三角、柬埔寨等境外涉诈高危国家及地区,并对该县24名仍非法滞留境外人员发布劝返通告,冯先生名列其中。

该通告中公开发布了冯先生的全名和所在村的名称,以及打码后的个人身份照片和遮挡后的身份证号。

该县公安局发布的劝返通告(注:为保护被劝返人员的隐私,本报对该通告做了模糊处理)

劝返通告发布后,冯先生的家人、亲戚和同学、朋友都看到了通告,纷纷发消息给冯先生,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冯先生只能向公司领导请假,申请回国处理此事。好在公司领导表示理解,批了假。

买机票回国后,冯先生就到当地的派出所报备,“在派出所拍照、刑警队拍照,之后上传资料到市公安局,然后一直到公安部审判完了才行,加入一个白名单,之后我才能出来。”

在派出所,冯先生把所有的资料提交给民警并接受了询问,“劳工证、签证、在柬埔寨所在公司的营业执照,包括在这边的工资流水都要提供,信息越全越好,越详细它就越快,或者说通过的可能性越大。”

民警还把冯先生名下所有银行卡的流水全部查了一遍,包括电话卡也都做了清查。

来来回回做了彻底地清查之后,冯先生才洗清了“嫌疑”。之后派出所所长先后带冯先生到镇政府、县刑警队、县政府等机关,由各机关负责人在文件上签字,再往上级汇报。

派出所所长对冯先生说,自己这里有5个人有类似的情况要处理,除冯先生从柬埔寨回来外,还有2人从缅甸回来,1人从老挝回来,另外1人至今没能联系上。

之后冯先生就在家里等待,等办完手续后他被列入白名单,才最终可以正常出入境。

与其他网上其他人所说的要等6个月才能上白名单相比,冯先生算是幸运的,他等待了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手续下来了。8月底,冯先生顺利返回了柬埔寨。

“可能因为我们那里是重灾区还是什么,反正所有人回去都是这个流程,整个过程挺恶心的。”冯先生对自己此番经历的波折表示非常无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