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8月16日,10名原籍中国福建的男女在伪造文件和洗黑钱罪名下被逮捕后,警方发布多张起获的豪华汽车、名表、大叠现金,加上名酒、首饰、潮玩积木熊等照片,让人瞠目结舌。各媒体铺天盖地跟进报道,爆出这些“福建帮”在新加坡奢华至极的生活。

“金碧辉煌!”问曾在去年踏入“福建帮”圣淘沙一栋洋房的线人A,感觉如何,他用了上述这四个字。

“屋内的摆设都很名贵,小用品、地上的玩具车也全是名牌货。连拖鞋都是爱马仕的。

网上搜查,一双爱马仕拖鞋,要价都在1000元以上。

根据线人A,包括乌节路和市区甲级购物商场的一些店面,月租几万元,卖小玩意儿,店铺空荡荡,“根本不像在做生意。”

开店铺:以亏钱为由合法跨境调款

线人A说,很多人误解,以为洗黑钱必须靠做生意“赚钱”,然而,“其实也要做点亏本生意,掩盖一下,作为调度资金到新加坡的合法理由。”

他解释,中国个人跨境汇款有限制,一些人就利用公司调钱。“黑帮分子可通过文件,说需要调动资金,资助本地的亏本生意。他们会用各种途径,找漏洞钻,把黑钱转到这里。”

他举包括乌节路和市区甲级购物商场的店面为例说,每月租金要几万元的店铺,有人一签就两三年租约。“好一些都在卖小玩意儿,能赚多少?还租金都不够。”

线人A不便提供店面名字,只建议有心人去看一下,“那种店铺空荡荡的,根本不像在做生意”。

他也提到新冠疫情期间,一家饮食店却逆流扩充,增多四五个店面。

“那时许多生意都关门,唯独这家在扩充,而且它还不做线上生意,全部实体店,你不觉得奇怪吗?”

线人A说,捞偏门的也爱投资一些正规公司,尽量让自己看来很正当。“一些尤其爱投资教育相关行业,因为形象很纯洁。”据他所知,富豪会直接找教师,出资让他们经营。

带百万黑钱上赌场漂白 各开夜店彼此消费“回敬”

另一“好用”的洗黑钱途径是上赌场。

线人B解释,带100万元去赌场,找一些人“各分几万元帮忙赌,即使最后输20万元,带回的80万元就洗干净了。”

线人B是房地产经纪,承办过中国富豪房地产交易买卖,数年来,他观察一些中国富豪在本地经营公司的情况,指捞偏门的也通过夜店生意洗钱。

“基本上,这些人相互支持夜店生意。今天你带兄弟到我的夜店消费,明天轮到我带兄弟回敬支持。一晚消费至少数万元,再平常不过。”

曾经积极参加社团活动的线人A,数年前已经不参与其中了,因为他知道一些内幕,即几个社团组织都被包括“福建帮”的中国富豪“渗透”了。

他坦言,现在的一些组织变了样,“组织注明是某省、某地区,但会员和服务对象都不属于该省或该地区了”。

他指出,参与的社团以前有条规,会长等须通过会员投选,“如今捐个几万元,就可以得到‘名誉会长’的头衔”。

房产为洗钱工具之一 若有可疑交易经纪须通报

只需一支会计师和律师组成的“好团队”做好账面功夫,非法行径就可以瞒天过海了。

线人B指出,房地产是较方便的洗黑钱工具,“买豪宅除了给自己享受之外,待豪宅升值还能脱手赚钱,到时从买家拿到的钱,就是干净的钱了”。

他说,按条例,房地产经纪如果发现有“不寻常的巨额交易”,或客户以大笔现金付款,必须通报公司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但“巨额交易”并没列明实额,条例有点模糊,得由经纪自行判断。

“一些同行为了丰厚佣金,不会这么做。一旦惊动金管局,除了可能无法完成交易,客户也会怪罪。”他坦言,房地产经纪很难做“把关者”。

“一般经纪不想得罪客户,是不会问客户:你的钱从哪儿来的?” 

线人B也透露,类似“福建帮”用大笔现金买房子的现象,其实不新,过去几年时有听闻。

“全部都靠paper work(表面纸上运作)。遇到银行询问资金来源,只要假账做得美,就可以骗过。”

他也留意到,用现金付款的富豪,不会只找一家房地产公司处理交易。“他们会找几家,以便分散注意力和风险。即使是律师事务所,也找小型的,因为小型律师事务所较没能力做全面的背景调查。”

线人C说,这些富豪的司机多数是马来西亚人,月薪介于4100至4300元。司机分两班制,早班负责接送孩子到国际学校或幼儿园,或参加增益课程,晚班司机则负责载送老板应酬。

根据司机所言,这些老板也请大学毕业生当助理,协助处理英文文件,包括准备支票。

另据了解,这些富豪老板出手阔绰,知道司机生日,会打赏1000元红包,连司机的孩子生日,也照打赏千元。

除了司机,担心个人安危的“福建帮”也聘有保镖,以及打点一家老少需求的生活助理。

线人B也说,警方起获的那些数不清的百元钞票,充其量只是他们的小额零花钱,“他们常常需要很多这样的‘小额’钞票,打赏用的”。

文化层次不同 不与本地中国人打交道

“福建帮”有自己的小圈子,不跟本地来自其他省份或城市,比如江苏、上海等的中国人打交道。有人说,这是因为文化层次不同。

线人A认为,那是因为“捞偏门的江湖味重,多数较没有文化。”

他说:“福建帮”跟本地人熟悉的“阿明”“阿成”相似,一眼就辨认得出,“他们的名车,选的都是不反光的哑色(matt),颜色喜好也奇特,例如绿色、黄色。”

另一经常出入圣淘沙俱乐部的专业人士,也常看到停车场停放多辆马赛地和劳斯莱斯。

“劳斯莱斯的颜色配搭很奇怪,黑色配粉红色。车牌多数是单号或重叠号,那种让人一看就会说‘哇,车牌很美’的号码。”

她说,看得出车主都是外国华人,“他们是整票人出现,非常炫。全身上下,包括高尔夫球杆等都是名牌货。”

收藏家:百支威士忌属库存不算收藏

警方日前发布了一张在“福建帮”家里起获的威士忌、白酒和雪茄的照片。本地一名拥有30年收藏威士忌酒经验的资深藏家指出,照片里有不下100支麦卡伦(Macallan)威士忌酒,这批酒算不上稀有和罕见,也完全不像是一个威士忌酒收藏家的收藏。

他认为这些酒就是主人买来平常喝的。他笑着说:“这是一个威士忌存储室,不是什么收藏。因为看遍整个酒架,就只是看到一个‘贵’字而已,看不出收藏者的收藏偏好和个性。再不然,就是这个人只是喜欢喝一种威士忌。”

根据《联合早报》向一名曾为本地中资富豪打理生活琐事的管家处了解,她老板的精品酒,都是“打飞的”(指乘飞机出行)携带回来的,或让进口商成批从海外进口到新加坡。

管家笑着说:“世界这么大,选择这么多,价钱又根本不是问题,他们怎么可能只在新加坡买酒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