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别柬埔寨三年后,7月22日笔者从上海登上了飞往金边的飞机。安检、过海关,一切顺利,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盘查。路过登机站台时,瞥见这趟飞机上原本共有99人飞往柬埔寨,还有33人未检票。由于登机时笔者排在队尾部分,估计这趟航班大概率会有20多人没上得了飞机。

浦东机场

抵达金边时已是深夜11点半,接机处依然人潮涌动,一看全是国人熟悉的面孔,丝毫没有身处异国的压力。

过海关时没有被索要小费,本想说终于摆脱了区别对待。不过,等到离开柬埔寨出海关时,耳边又飘来了一句熟悉的中文:“小费,小费”,立马被打脸。看来柬政府盯得住进海关的小费,出海关这一关,成了漏网之鱼。

1、到处能扫码支付

在柬埔寨停留了一个多星期,比起3年前,这里有了很多变化。借《今日柬闻》平台聊一聊,也给中国国内想赴柬的同胞以参考,如有疏忽还请见谅。

扫码支付出现在大街小巷,无论是打车还是买东西,一个手机都能解决,出门只用看好手机,不用带钱包也不用怕被抢包了。ABA银行是扫码大户,几乎涵盖了所有经营场所,如果你很久没来柬埔寨,建议办一张银行卡,会方便许多。打车、点外卖的软件可与ABA直接绑定。终于不用为坐嘟嘟车给钱不找零而扯皮了。

此外还有本地的wing支付,用的人较少。而在中国人经营的超市和餐馆等店面,有些也能使用汇旺扫码转账。

2、去西港更方便了

金港高速开通后,金边与西港之间的来往变得方便快捷了。过路费能用ABA支付,也有ETC通道,但25日去的路上ETC据说在检修,无法正常使用。时速120公里高速上只用走不到俩小时,不过由于金边市区通往高速路口的路还没修好,金边市区出发抵达西港至少得三个小时。

高速金边收费站

当天高速上车辆不多,目测基本是私家车,没有遇到摩托车,也没碰到牛群横穿道路。

3、中国人流向金边

现在走在金边的街头,会明显发现中国餐馆比以前更多了,跟朋友打听后得知,不少人是从西港回流金边谋生的。相比西港依靠博彩业这独门产业存活,经济形态相对多样一些的金边更能让人找到出路。

也有人认为,这几年对网赌的打击行为,算是一轮筛选,吓跑了一些浑水摸鱼的人,而三年疫情下来,也劝退了部分妄图赚快钱的人,现在能在柬埔寨留下来的,要么是有资本正经经商的,要么是有实力继续躲在暗处的。

4、狗推菠菜的“消失

在西港,依然遍地是赌场,以往见诸报端的菠菜、菜农不怎么听人提起了,看来隐晦的玩儿谐音梗已成为过去式。随着这两年中国国内对网络赌博和电信诈骗的科普和打击,人们对这类灰产不再陌生。

狗推菠菜的叫法消失了,但这帮人和这个畸形的产业依然健在,现在大家把这些叫做网投,聊起来时也没有三年前的见不得光,网投仿佛成了个理所应该,或者默认都懂的词儿,但具体意思到底是网络投资还是网上投机不得而知。

5、灰产渗透各行各业

一位在金边卖手机的朋友感叹着,自从打击园区窝点后,业绩大不如从前,也对,正经买卖谁会一人有十部手机的需求量。朋友还说,你以为金边中国人开的最大的馆子是卖饭的吗,如今这个市场环境,谁吃得起那么贵的菜?柬埔寨国人圈子的经济是靠灰产养着的?现在你再说这句话,看看反对的能有几个。

对于朋友的论断暂且按下不表,但是围绕着人们生活的衣食住行催生了各行各业,餐馆、酒店、娱乐等等买卖要想良性循环,首先得有人,得有人来消费,那么人从哪里来?

6、中国人对未来的迷茫

停留柬埔寨期间见了不少各行各业的朋友,在他们眼中看到的不再是以往的雄心勃勃,反而多了一丝迷茫。也许是政局让人不踏实——随着新一任官二代们上位,不确定性让政治稳定打上了疑问;也许是经济让人没出路——三年疫情没等来爆发式增长,房产、土地等资产成了“有价无市”的存在;也许是也许是舆论让人无力——国内的家人朋友总能发来“嘎腰子”的关切,更别说能出来旅游和经商的人还能有多少。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之所以还能感到迷茫,是因为对未来还有思考,又或者正是还抱有希望,才会为暂时的无处下脚感到困惑。

在柬埔寨流行着“富贵险中求”的说法,大抵意思是饿死胆儿小的,信奉这句所谓至理名言的人可能并不懂,这句话其实没说完,紧跟在后面的一句是:“也在险中丢”,原文是这样的:

“富贵险中求,也在险中丢,求时十之一,丢时十之九。大丈夫行事,当弃侥幸之念,必取百炼成钢,厚积分秒之功,始得一鸣惊人。”

这句话送给还坚守在柬埔寨立志生活的同胞们,你我共勉。

本文为读者投稿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