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于端传媒,原标题为《泰国大选:奶茶世代怎么选,泰国终于“前进”?》

作者冯嘉诚,日本早稻田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科博士候选人,东南亚观察者

泰国选举结束,结果出乎意料地由“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横扫152个议席,荣登国会第一大党宝座,相比预期100席,可谓超额完成。党魁皮塔(Pita Limjaroenra)及后宣布已经准备就绪,成为泰国第三十任总理。

2023年5月15日,泰国大选前进党党魁皮塔(Pita Limjaroenrat)在曼谷的党总部参加选后的新闻发布会。摄:Sirachai Arunrugstichai/Getty Images

从竞选期间以来,多项民调都倾向认为传统第一大党“为泰党”(Pheu Thai Party)将会继续保留最大党地位,而“为泰党”精神领袖、前总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的幼女贝东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亦有望成为总理,延续他信家族的影响力。

这次选举结果出现如此戏剧性的发展,意味着泰国政治已经出现一场范式转移。这篇文章将会简要地回顾2023年的泰国选举,到底呈现出什么变化。

Z世代、Y世代,要新口味

泰国政治在过去二十年的政治论述,始终离不开他信与军人政变之间的割裂,主流的政治价值观都是建基于民众对他信和他主张的民粹主义的取态,从而衍生出“红衫军”(支持他信)及“黄衫军”(反对他信)的分裂。这并不代表社会上完全没有其他主张,但往往它们都被“他信问题”所压下。

2023年5月14日,泰国总理巴育在大选投票后见记者。摄: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2023年5月14日,泰国总理巴育在大选投票后见记者。摄: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不过,2014年由陆军总司令巴育(Prayuth Chan-o-cha)发动政变,推翻他信妹妹英禄(Yingluck Shinawatra)留下的看守政府以后(注:英禄在政变前已被宪法法院解除相位),泰国才稍为摆脱红黄衫军之争。

有别于相对年长的旧世代,Y世代(1981年—1996年生)较年轻的一群和Z世代(1997年—2004年生)经历得较多的,是这个时代背景的乱象。随著拉玛九世普密蓬驾崩,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继位,泰国政治并没有因为“新人事”而出现更好的气象。相反,军队在这段转折期肆意动用“侮辱王室罪”、“电脑罪行法”、“煽动罪”等严刑峻法打压公民社会,导致民众对旧时代的依恋更显依稀。对比起上一辈,这一代的青年人显然缺少了“旧日美好时光”的怀缅。“为泰党”终日强调自己与他信的联系,显然无法吸纳新世代的选票。

2020—21年的社会运动,更是加速重塑新世代政治论述及主张。年青社运人士从最初要求总理巴育下台,到演变成呼吁改革王室,直接冲击泰国政治的传统禁忌。事件导致多名社运领导者因触犯“侮辱王室罪”而被捕,但同一时间亦把泰国新生代的政治论述从“他信问题”的囚牢中释放出来:“改革王室”成为了量度政治准则的主要标准,至于“他信家族”回归与否已经不碍事了。

与此同时,社会运动遭到政权强硬回应,虽然元气大伤(甚至出现内斗状况),但却催生出一股强大的参政意愿。著名的青年社运人物钟提查(Chonticha “Kate” Jangrew)以背负著两项“侮辱王室罪”控罪的姿态参选,她解释自己深明泰国司法体制的不公之处,明言只能透过国会议员身分加入体制,才能运用权力限制王室的预算“还富于民”,以及启动修改“侮辱王室罪”的工程。这次选举中,钟提查便以“前进党”的党员身分,负责守护该党在巴吞他尼府(Pathum Thani)第三区的地盘,以高达45.22%得票率进入议会。钟提查只是其中一个较著名的例子。事实上,由于这次选举Z世代及Y世代占整体选民约42%,其庞大影响力亦促使不同政党向年青从政者招手。

2020年10月16日泰国曼谷,示威者用雨伞抵挡警方发射的水炮。
2020年10月16日泰国曼谷,示威者用雨伞抵挡警方发射的水炮。

选民转会、老少配

新世代的意识形态,对政治价値观及意识形态的坚持,已非旧时代的政客所能提供。年青人对上届政府不满自然不在话下,总理巴育的“统一泰国建国党”(United Thai Nation Party)、副总理巴威(Prawit Wongsuwan)的“国民力量党”(Palang Pracharath Party)、副总理阿努庭(Anutin Charnvirakul)的“泰自豪党”(Bhumjaithai)、甚至是保守阵营的“民主党”,都难以符合学运世代的口味。

“为泰党”对修改“侮辱王室罪”的取态左摇右摆,最开始又没有斩钉截铁拒绝与“国民力量党”合作,早已酿成青年人的不满。在竞选期间,民望一直领先的“为泰党”更犯下两大主要错误。第一,“为泰党”要求选民把两张票(每名选民有“地区议席票”及“政党议席票”)投向该党,意味有必要时将牺牲友党“前进党”;第二,“为泰党”向所有潜在盟友订下“三大法则”:未来盟友必须支持“为泰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未来所有重要内阁职务由“为泰党”负责、未来需要支持“为泰党”所提出的所有议案。这些条款及安排苛刻之余,更容易激发选民对“专制政治”的联想。

这一连串对比之下,导致本来属于“为泰党”铁票的票源都“过户”到“前进党”手里。最明显不过的,应该是“为泰党”大本营的清迈及清莱。这两个选区、联同伊善区(泰国东北)向来都是“为泰党”的票仓所在,一直都是他信用来抗衡保守派势力的最大动力。不过,在这次选举中,伊善区的选民有一部分却转投支持本地农业产品的“泰自豪党”,而北部清莱及清迈的选票,却有部分转投“前进党”。清迈区原本10个议席,就有7个被“前进党”成功争取,另一个则被“国民力量党”乘渔人之利取得。这些“转会”的选区里,更包括他信家乡山甘烹。他信家族一直以来都尝试把这位前总理打造成的“英雄”形象,最终敌不过时代洪流。至于“为泰党”本来垄断曼谷地区大约一半议席,在这次选举中却面临滑铁卢式挫败,现时手上仅余1席,其余32席尽归“前进党”所有。余下1席,也只是比排名第二的“前进党”参选人多出4票而已。除了他信外,盘据曼谷、春武里府等政治世家在这场选举中,也有不少败于“前进党”手中。

2023 年 5 月 14 日星期日,为泰党的前首相他信幼女贝东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抵达泰国曼谷的一个投票站。摄:Andre Malerb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3 年 5 月 14 日星期日,为泰党的前首相他信幼女贝东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抵达泰国曼谷的一个投票站。摄:Andre Malerba/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要促成如此激烈改变,除了“为泰党”自身的弱势之外,也不能看轻“前进党”深入社区的能力。在2019年选举之中,“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前进党”前身)能够挤身议会成为第三大党,某程度是看准新世代求变的声音及动员能力,故积极透过社交媒体建立互动,才建立出如此成绩。

然而,随著“未来前进党”在2020年因收受党魁他纳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的贷款被逼解散后,领导层被禁参政十年,反而激起他们组织“进步运动”推动草根政治,并大幅吸纳社运人士,从“线上”走到“线下”宣扬政治理念。以上所提及的年青世代,就是透过此路径从街头走进议会。

至于“前进党”作为另一个承袭“未来前进党”意向的载体,继续展示其坚持改革立场的特色:继续在改革王室、性小众权益、加强施政透明度、提升地区自治等议题发声,姿态明显比“为泰党”等民主派坚定。在选举期间,党魁皮塔更屡次强调自己绝不会与军人政党(“统一泰国建国党”及“国民力量党”)结盟,即使自己要成为在野党四年也没有问题。尽管“前进党”在竞选期开始前夕曾经爆出党内冲突,更有党员因为党内运作不透明而退党,但事件对皮塔及“前进党”造成的破坏似乎有限。

而且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前进党”也打破了“为泰党分队”的定型,有助攻陷保守派的票仓。“为泰党”与“前进党”在选举前夕,都共同表态改革军队制度,除了推动军政分离,要求提升低阶士兵的权利,两方都支持废除“征兵抽签制”(即强制征兵,不过以抽签决定,一旦抽中便要服两年兵役)。两者立场相近,但惟独“前进党”能够成功突围而出,在传统军方势力范围的曼谷中心地区横扫所有议席。曼谷选区以外,连传统属于保守阵营的罗勇府(触发2020年学运爆发点之一)和布吉府的“地区议席”,均由“前进党”夺得。相反,“为泰党”在这些选区不是排名第三,便是敬陪末席。

2023年5月12日,泰国曼谷举行的为泰党选举集会上,贝东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和 Srettha Thavisin 与支持者自拍。摄: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2023年5月12日,泰国曼谷举行的为泰党选举集会上,贝东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和 Srettha Thavisin 与支持者自拍。摄:Lauren DeCicca/Getty Images

更有趣的,是泰国南部这些同样是传统保守阵营的票仓,一样出现“配票”情况。由于每名选民手上握有两票,他们大多倾向在“地区议席”一票中投给当地保守派代表,而另一票“政党议席”票则拱手相让给立场回异的“前进党”,以致出现“蓝橙配”的反差。在南部一共60个选区中,“前进党”只有3个“地区议席”的席次,但在25个选区的“政党议席”票数排名第一。这个状况很有可能打破了“他信时代”建立的“北红、南蓝”两极化迷思——即北部永远属于他信阵营、而南部永远属于反他信的保守阵营。这个结果可见南部选民对巴育长年累月的管治感到厌倦。

面对政局新形势,也并非只有“为泰党”一个遭殃。除了“泰自豪党”以外,“民主党”、“国民力量党”及“统一泰国建国党”几乎都只能在传统势力范围内互相攻讦。“民主党”本来雄霸南部的版图,在上届已经被“国民力量党”和“泰自豪党”侵蚀了少许。这届更要面对从新成立的“统一泰国建国党”,所有保守党派犹如笼里互斗,元气大伤。在保守阵营里,只有一直强调自己能够履行竞选承诺——大麻合法化——的“泰自豪党”有所进帐,晋升国会第三大党。

新气象冒头,但还在混沌中行驶

“前进党”在选举大胜,却不代表它能够自定组阁成功。泰国的政治制度,毕竟不是真正的民意授权。2017年通过的新宪法,设下非民选的“参议院”担任保护栏的角色,保障“王室的敌人”不能煽动民意获取权力,因此规定任何总理都必须获得参、众议院合共750席中过半数支持,即376席,才能够成功当选。“前进党”(152席)如今连同“为泰党”(141席)及其他少型政党结盟,暂时只得313席,距离满足拜相要求,尚差63席。泰国选委会将于未来50几日内正式公布选举结果,及后便将召开新一任国会,分别选出国会议长及总理。换言之,“前进党”未来一段日子仍要积极争取支持,才能跨过拜相门槛,实践“去军事化”、“打破垄断”、“下放权力”的执政目标

如果皮塔执意要担任总理,那么理论上他只能透过三个方法:一,挟著民意游说部分参议员支持,特别向那些来自专业界别、与军方关系不强的参议员招手,亦即现时“民主派”联盟尝试达成的目标,暂时有个别参议员表态支持,但亦有更多因为捍卫王室而拒绝合作;二,放下成见,与“泰自豪党”合作,不过合作条件可能包括放弃部分竞选承诺,尤其是关于重新把大麻列入监管药物和修改“侮辱王室罪”两项重大议题;三,放下更多成见,与“国民力量党”或“民主党”合作,但这个决定等同政治自杀,背弃自己一直以来的承诺。如果皮塔始终无法动摇足够的参议员数目,他还是有机会要向“泰自豪党”或是“民主党”招手,毕竟两党都并非真正的军人政党,算是二害取其轻。

2023年5月12日,泰国曼谷举行前进党选举晚会,前进党党魁皮塔等人在台上感谢支持者。摄:Sirachai Arunrugstichai/Getty Images
2023年5月12日,泰国曼谷举行前进党选举晚会,前进党党魁皮塔等人在台上感谢支持者。摄:Sirachai Arunrugstichai/Getty Images

即使皮塔组阁成功,泰国的政治“前进”旅程也只是刚刚踏入另一阶段。凌驾民选政治的还有军方、宪法法院、和王室等所谓“深层国家”的角色在背后密切监视着。陆军总司令纳潘隆(Narongpan Jittkaewtae)在选举前夕高调发言,表示大家都不应该随便使用“政变”一词,指出“过去我们的确有出现(政变),但现在出现的机会是零。”不过,过往军方发动政变前,往往都是呈清军队无意介入政治,但结果有目共睹。

同理,皮塔在选举期间被对手指控持有4万多份媒体公司(ITV)的股份,涉嫌违反宪法禁止媒体公司持股人参选的规定,现时案件交由选委会处理。若果最终案件经由宪法法院审理,皮塔很有可能遭到他纳通一样的命运,很可能被取消议员资格。不过,该媒体公司现时已经中止运作,假若宪法法院介入否决皮塔资格,到时候民间的反弹不可想像。

的确,皮塔也好、“前进党”也好,甚至是泰国政途,都只是刚刚驶进一个混沌未明的格局。在这个充满未知性的时代,固有的论述及想法或许不再适用于这个变动中的泰国。正如2015年昂山素季能够以大比数姿态胜出缅甸国会选举,担任“国务资政”一角,然而却在2021年以同样的理由,黯然被军方推翻。2022年,又有谁会想到马来西亚的安华成功组织团结政府,一圆多年的拜相梦?再悲观也好,但泰国无疑经历了一场浩浩荡荡的转变,为东南亚的民主化之旅留下一个重要印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