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的一个夜晚,深圳警方突袭了一家名为“E租宝”的金融公司,当场羁押了40多名员工。

经过连夜侦讯,4名高管交代了非法集资的事实。之后的十几天内,全国各地数百家E租宝的分公司,陆续被警方查封。

一场涉案金额高达700亿的惊天骗局,逐渐浮出水面。

“E租宝”的创始人名叫丁宁。他本人长得其貌不扬,一头短发,身材矮胖,肥胖的脸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充满油腻感。他穿西服时,不喜欢系纽扣,毫无顾忌地露出肥大的肚腩。

这样的形象与阳光帅气毫不沾边,但丁宁的身边从不缺女人。在公司内,为他个人服务的女秘书多达十几个,外加全国各地分公司的负责人,与他有染的情人,多达百人。

“E租宝”的招聘会是丁宁私人的选美会。不看学历、能力,只要长得符合他的心意,立刻高薪录用。

入职后,丁宁会展开金钱攻势,用钱“砸”软对方。

据丁宁最喜欢的情人张敏交代:丁宁为了追她,带她去新加坡出差,随手买了一套1.3亿的别墅送她。张敏做梦也没想到,只在电影里看过的桥段,居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张敏晕了,很快默认了两人的情人关系。过生日时,丁宁为了感谢张敏对公司的“贡献”,又送了一颗价值1200万元的粉钻,张敏被感动的当场流泪。

直到落网时,丁宁共给张敏送了价值5.5亿的礼物和现金。

对于一些玩腻了的情人,丁宁发挥了工商管理的技巧,派她们去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当董事长。既满足了女方的虚荣感,又把她们打进了“冷宫”,一箭双雕。

在丁宁的管理下,E租宝的高管团队中,女性占了90%,把公司变成了“后宫”。他要求来公司上班的女员工必须穿LV、香奈儿、GUCCI才能进门,美名其曰“培养职业化精神”。

丁宁以一己之力,买空了全国的LV。女员工在他的“关心”下,个个穿金带银,大牌傍身。

为何丁宁出手如此豪横?他的钱究竟是哪来的?这还要从当年刚刚兴起的P2P说起。

2、

2014年,E租宝创立之初,便做起了P2P的生意。

简单来说,P2P就是点对点借款。传统上,一家企业需要融资,有两个渠道:第一向银行或金融机构贷款;第二在股市中,出让股份,换取资金。

但小企业很难从银行或股市中搞到融资,银行觉得小企业风险大,不愿放贷;股市更是大企业才有上市资格,小企业连门都找不到。

为了解决小企业融资难,P2P应运而生。E租宝充当中介,为企业寻找个人贷款。

正常流程是,有资金需求的企业,在E租宝网站上发布项目信息,并承诺一定的利息,吸引有兴趣的个人投资者。P2P绕开了银行和股市,直达个人,算是一种金融创新。

但丁宁从一开始就没好好想做P2P,他想做的是庞氏骗局。

他在E租宝网站上,虚构了300多家不存在的企业,用他们的名义发布融资信息,承诺9%-14.5%的利息,在高利息的刺激下,个人投资者纷纷跟进。

短短一年时间内,卷进了90万名投资人,拿走了他们700亿的存款。

仅一年时间,丁宁就赚了700亿,他想不膨胀都难。他用700亿把公司变成了“后宫”,过着令人瞠目结舌的奢华生活。

他在18个月时间内花了380亿,平均每月花20亿,堪比现实版《西红柿首富》。

张敏看着公司账上的窟窿越来越大,心知骗局维持不了多久,便多次提醒丁宁想想办法。但丁宁进入了癫狂状态,每天只关心找情人、买车、买房、买钻戒、买奢侈品,从未考虑如何补窟窿。

2015年时,市面上有上千家P2P公司,为何E租宝能在极短时间内“脱颖而出”骗到90万人?

这与丁宁擅长包装密不可分。

首先,E租宝在全国各大电视台打广告,半年砸了1.5亿的广告费。很多人是看了电视广告,误认为E租宝有电视台背书,才决定投钱。

其次,E租宝的分公司都选在当地最好的写字楼中,装潢的富丽堂皇,给人一种“这家公司很有实力”的感觉。其实,这些办公场地全是租来的,不是E租宝的资产。

最后,E租宝承诺的利息9%-14.5%不算高,又给人造成了一种“不是击鼓传花或庞氏骗局”的印象。

三管齐下,E租宝犹如脱缰的野马,一年多的时间欺骗了90万人。投资人以为自己投的是某公司的项目,谁料全揣进了丁宁个人的腰包。

3、

一般的庞氏骗局,靠着拆东墙补西墙,能维持3-5年不垮。无奈,丁宁花钱太猛,一年糟蹋了380亿。骗钱的速度赶不上他花钱的速度,很快出现了兑付危机。

这时,丁宁从癫狂状态中稍微清醒了一点,开始想退路了。据他估计,最多半年,E租宝将彻底垮台,他必须抢在这之前把钱搞到国外去,来一招金蝉脱壳,逃到外国继续挥霍。

他原本计划跑到欧美、日韩、新加坡,可仔细研究后发现:发达国家不欢迎经济罪犯,即使跑过去了,有很高的概率被国际刑警抓回来。

于是,丁宁启动了B计划,准备跑路去缅北。

缅北的优势是军阀横行,犯罪分子扎堆,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带,没有被引渡回国的风险。缺点是那里没有法律、没有秩序,有钱人逃过去,很容易变成犯罪分子的猎物,随时被人干掉。

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丁宁以投资名义,在缅北佤邦开了家“东南亚联合银行”,让情妇谢洁带着20亿的现金,去当了董事长。

谢洁到缅北后立刻通过一些非法渠道,购买了一批枪支弹药,并花重金在当地雇了一群敢死队,训练成私人武装,誓死保护丁宁的安全。

身处国内的丁宁,害怕缅甸人不可靠,又打着招保安的名义,许以高薪,聘请了一批高手,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去缅北。

安排好退路后,丁宁自以为高枕无忧,坐等E租宝垮台。

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平时作风高调的丁宁早已被经侦部门重点关注了,还没等E租宝彻底垮台,各地警方果断出手,同时开展行动,打了丁宁一个措手不及。

别说缅北,他连皖北都没走出去,就落入了法网。

此时,E租宝700亿的资金,被他花的还剩300多亿,他还在通过各种洗钱渠道,把钱送到缅北。如果不是警方提前出手,或许真让丁宁跑掉了。

在看守所中,丁宁不复往日的狂妄,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白胖的面庞变得黝黑无采,一副丧家犬的模样。

2018年,35岁的丁宁被判无期徒刑,他的诸多情人也被判了3-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作者:江左佑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