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热气腾腾的饸饹面,浇上汤,调上辣子就着蒜,是王兵(化名)梦寐以求的家乡美食,也是陕西人日常的午饭,通常10块钱左右。

“我从国内跑到柬埔寨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五百多块现金,没念过书,稀里糊涂被骗去园区的时候,钱被收了,手机交了,经常连饱饭都没的吃。”

王兵回忆起几年前的场景,仿佛还在眼前。

“现在有时候还做梦,眼前是一堆复杂的话术稿子,耳边是接连不断的电话,楼下则是一个个端着枪的武装人员,时不时还会听见挨打的惨叫声。”

问及为何要出国时,王兵回答和大多数被迫去做电信诈骗的“羊仔”一样。

挣钱,挣大钱。

挣不到钱打死不回来!

王兵已经记不起自己小学到底念没念完,很小的时候就离开陕西旬邑的老家,去西安打工挣钱。

“当时我字都认不全,只能干着一个月两千多的苦差事,后来厂子人来的多了,我连这两千多都挣不到了。”

失去工作的王兵整日泡在网吧打游戏度日,偶尔的一个机会,在游戏中认识了“大哥”。

三两局游戏,一包烟的功夫,王兵和“大哥”就混熟了。

那个大哥说,有个月工资八千块钱的工作,还管吃住,问我想不想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于是,在大哥的“指引”下,王兵换了身行头,办了旅游签证,买了一张飞往柬埔寨金边的机票,并且,和家里人大吵一架。

“我当时要说出国挣钱,家里人很反对,没办法,只能先出去了,留下新的联系方式后,我就走了。”

王兵书没念好,小时候挨了不少打。

“想着出人头地嘛,开始还想着,不混出一番样子来,没脸回家。”

2019年,载着一个普通中国人“淘金梦”的飞机,从国内离开,经过柬埔寨金边机场转机,来到了西哈努克省。

“关于王兵的消息,只有他离开前给家人发的短信,国内找不到他的轨迹,就跟消失了一样。”

2019年10月,陕西省旬邑县公安局湫坡头派出所在工作中发现,辖区居民王兵的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调查显示,他最后活动地点在杭州。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王兵就会开车回家看看,这次快一年了,没有见到他,并且他家里人也联系不到。”

经验丰富的民警嗅到了异样的气息。

“19年左右的时候,电信诈骗已经有了苗头,这个时候,全国范围内,有很多的人签了旅游签证,前往东南亚各国,而且,一去不返。”

湫坡头派出所所长王飞说。

经过一系列工作,确定了王兵就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的某个区域里。

然而,新的问题来了,目前王兵处于失联状态,他当前的任何情况,我们无从得知。

“跨国执法难度很大,而且王兵这种情况不是个例,我们只有通过不断地尝试与他取得联系,争取主动脱离犯罪集团,早日回国。”

挣不到的钱,回不去的家

被卖进电诈园区之前,王兵一直以为,电诈、人口贩卖,都离自己的世界很遥远。

他们在园内分工很明确,有‘猴仔、羊仔、鸡仔’的区别,有人稳住受害人并套取信息,有人利用套取到的信息进行转账。他们园区上面的集团还在柬埔寨当地设有管理团队,在国内还有合作的伪基站地勤,任何诈骗都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它都是一个套路,一环接一环。”

提到自己曾经是“羊仔”,王兵对那段往事总是感到心惊胆战。

“‘猴仔’是脑力和技术工作,‘羊仔’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工作人员,至于‘鸡仔’,则是没有利用价值,或者刚入园的底层人,他们往往是遭受毒打和虐待最多的人,没有业绩,要挨打,跟丢客户,要挨打,要逃跑,挨打更重,用棍子,用水浸,出人命在这里不是新鲜事…..我运气比较好,只是挨过几次耳光。”

此时的“大哥”无影无踪,孤身一人的王兵没有任何依靠,好在经历了几番折磨之后,王兵东拼西借,缴足了“赎身钱”,离开了园区——湫坡头派出所民警付明坤再次联系到王兵的时候,他已经离开柬埔寨,辗转来到了菲律宾。

“就当西哈努克的线索快要落地的时候,我们发现王兵又失踪了,这给我们联系和救助造成了很大麻烦。”

线索断开,付明坤马上联系辖区王兵所在的村子,或许,在王兵家里能有收获。

湫坡头派出所有着“人熟地熟”的传统,所里民辅警不光业务熟练,在村上打交道也很在行。

“经过长时间的交流工作,王兵家人向我们透露了一个境外的电话,通过这个电话我们的同志终于联系到了在菲律宾的王兵,随后我便加上了微信。”

付明坤向我们展示着他和王兵的聊天记录。

原来,王兵离开柬埔寨后,又打听到了在菲律宾有个华人老板招工,经历了上次被骗的教训,这次他选择在餐馆打工,尽管一个月只有三四千比索的工资(折合人民币四百多元),可相对安全一些。

“在这里生活工作,没念书,挣不到钱,看不懂比索和人民币是怎么换的,也不习惯突然的宵禁打乱生活,最难受的是不习惯吃那半生的鱼片和土豆,后来不习惯也习惯了。”

王兵在一家华人餐馆后厨帮忙,每天忙完接近午夜。

“最初就是想挣钱,在西哈努克就是想逃离,现在我只想回国,想回家,想吃妈妈做的饸饹面。”

那天晚上,王兵盯着一个微信聊天框看了很久,反反复复敲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

“不挣钱了,我要回家,请帮帮我!”

照亮归乡游子的路

“我们做群众工作也有自己的绝招,能想到群众的困难处,做到群众的心坎里,最重要的,还是一颗持之以恒的心。”

从2019年了解到王兵出国,湫坡头派出所这场长达4年的工作接力迎来了尾声。

“我们的民辅警非常给力,从海量信息中摸排出了直接线索,随后又通过社区警务工作,打开了王兵家人的心结,最后直接和王兵进行微信交流。”

湫坡头派出所所长王飞说。

“4年的时间,人员调离,工作变动,铁打的派出所,始终没有间断王兵回国的劝返工作。”

在开展劝返工作期间,派出所民警仔细收集王兵的家庭背景情况,多次上门走访亲属,对其及家属做思想工作,认真讲解政策法规,通过亲情温暖感化,动员一切力量,规劝王兵尽快回国。

“我们的民警和王兵从上学聊到出国,有时候还帮忙给王兵亲人捎话干活。”

付明坤为了保持沟通,说自己从“i人”变成了“e人”。

“从情理、道德、法律入手交流的话,非常单一,搞不好就聊天终结了,我开始从多方面开展劝导,比如怎么挣钱,聊跑滴滴啊,聊外卖啊,再比如家乡的情况,村子里修了文化广场,能打篮球,还能跳广场舞……最后,去年年底的一天晚上,王兵终于决定要回家。”

2023年11月,王兵从菲律宾购买了飞机票飞往广东省口岸入境,随后,便回到陕西旬邑老家,主动联系了派出所,随后便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部向民警陈述。

“感谢民警!感谢派出所!让我找到回家的路!”

细水流无声,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却也见证了湫坡头派出所为民解忧的赤诚真心,从细微处着手,在行动上着力,以小举措切实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满意度,王兵的故事,只是湫坡头派出所工作的缩影,如今的他们,仍然在一线上忙碌着。

来源:咸阳公安

原标题:《我想吃碗饸饹面——一个误入境外电诈窝点“打工人”的四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