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前,终止上市近3年后,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的信威集团,走向了破产。

在信威集团破产背后,其实控人王靖可谓是中国商业史中最神秘的富豪。无人知晓其真实的出身、学历和从业经历,他一经出场,就已披上满是珠宝的披风,但内里是何,谁也不曾洞悉。

王靖

从洗浴中心老板到成为福布斯排行榜上顶级富豪,再到满世界“放卫星”、挖金矿,去尼加拉瓜挖运河……王靖的个人财富随着他神话般的商业版图逐步扩大至480亿。

王靖掌舵之下,四年时间亏损了260亿后,市值曾一度达到2000亿的信威集团轰然倒下, “祸害”了15万股民的王靖似乎从市场上销声匿迹。

如今,伴随着信威集团的破产,大洋的另一头,在美国逍遥人生的王靖境况几何?

点石成金还是障眼法?

回溯信威集团的成长,其前身为中创信测,于2003年7月在上交所上市。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11月,原本是央企大唐电信旗下子公司。信威先后创造了SCDMA、TD-SCDMA和McWiLL三大国家和国际无线通信技术标准。特别是其基于SCDMA研发的“大灵通”系统,曾帮助固网运营商推出了移动通信业务。而信威的首任董事长李世鹤,曾被誉为“中国3G之父”。

后来随着4G时代到来,在技术上遇到瓶颈的中创信测在2010年已经濒临破产。就在这一时间,一个男人闯入视野,他就是王靖。

王靖入主后,为这家濒临破产的公司带来了柬埔寨电信业务,2011年信威宣布与柬埔寨一家公司签订了30亿的订单,为了快速回收这笔交易款,信威用股份和财产做抵押,然后柬埔寨这家公司拿这笔钱向信威支付货款。

这意味着,信威集团用资产抵押的30亿贷款,一转手成了自己的营收。

用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柬埔寨公司给信威2011年、2012年创造营收分别为9.92亿和8.28亿,分别占其同期总营收的84.70%和90.47%,连续两年实现扭亏为盈。

CooTel在金满城的营业厅生意显得很冷清 网易清流工作室拍摄于2016年

随后,柬埔寨信威的经验被推广到俄罗斯、乌克兰、尼加拉瓜等信威集团的海外项目上。信威集团年报显示,公司在这些国家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收入,占到年总营收的90%以上。

靠着这个项目的销售收入,使当时濒临破产的信威集团迅速扭亏为盈。信威集团也通过靓丽的营收业绩,成功借壳上市登陆A股。2015年6月,信威集团股价最高超过67元/股,市值一度高达2000亿元。

但看似布满珠宝财富的洞穴内,暗藏危机。这一销售模式虽被誉为王靖“点石成金”的经典案例。不过,在买方信贷模式下,信威集团必须要为柬埔寨信威等海外公司承担巨额债务的风险。

无人知晓这位神秘商人王靖的背景,当时,市场上有两种传言:官方的资深企业家与坊间流传的傀儡。

无论市场如何流传他的神话,在王靖的掌舵下,信威集团市值曾经突破2000亿元,并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

先后拿下百亿全球订单

吹起巨大资本泡沫

信威集团在A股上市期间,公司及其实控人王靖涉足的多项“海外超级业务”吸引了大众目光。但其中最具故事性的莫过于王靖的尼加拉瓜人工运河项目。

2012年,王靖在内部宣布,信威集团将斥资约500亿人民币,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建造一条全长约276公里的运河——“尼加拉瓜运河”。

按照他所计划的,一旦完成运河的建设,信威集团将成为全球最大运河工程的实施方,不仅如此,未来,信威将拥有掌握全球航运物流的定价权。

不仅如此,王靖计划,先修运河,然后在尼加拉瓜建设两个大型港口、一条输油管线、一个国际贸易区以及一个现代化机场,总投资额预计将高达3300亿人民币。

一时之间,市场开始怀疑,这是否为其自说自话的骗局,但没想到,尼加拉瓜的总统亲自接见了他,并在谈判中给予了信威集团8%的运河收益权和其他多项优厚待遇。

2013年6月,尼加拉瓜政府和王靖控制的HKND集团签署尼加拉瓜运河建设、运营项目框架协议书。按照协议,这条跨洋运河将在2014年底动工,力争不超过6年时间实现全线通航。

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官宣运河案之后,王靖又宣布将投资高达100亿美元在乌克兰建造一个深水港。英国权威财经媒体《金融时报》将王靖列入了“25位最值得关注的中国人”榜单,并赋予他“最神秘的中国商人”这一称号。市场震动,开始疯狂猜测,这个神秘的商人,到底有何资源,能动辄签下百亿全球订单。但没有人仔细思考,他们一窝蜂的投向了信威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运河签约后不久,中国商务部发出预警,提醒国内企业不要参与该项目,原因是中国政府与尼加拉瓜并无正式外交关系。

当市场开始疯狂,已经无人探究原因。王靖的这一连串宏大宣言,让股民坚定的认为,他一定大有来头。一波波的推高,让信威集团的股价飞升至2000亿,而王靖个人的财富也水涨船高,一跃成为亿万富翁。

一场“泡影”

在王靖描绘的蓝图下,信威集团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阶段。与此同时,王靖没有停下吹泡沫的脚步。

此后,王靖宣布,与清华大学联手合作,一颗卫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升空。不仅如此,他宣布了一项名为“空天信息网络”的计划,旨在建立中国自己的独立卫星网络系统,预计到2019年至少发射32颗卫星,实现信威集团卫星网络的全球覆盖,向世界上95%的人口提供通信服务。

这一时间节点,一些老股民开始抛售信威集团的股票,并赚得盆满钵满,这进一步刺激了更多股民的涌入。信威集团的股价不断攀升之际,王靖又宣布信威集团计划收购乌克兰著名的马达西奇发动机公司,一家在全球航天领域具有重要地位的企业。

在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大饼吸引下,一大批股民前赴后继用重金砸向信威集团。2015年,王靖的财富达到顶点,个人资产达到102亿美元,成为全球前200名的超级富豪。

但很快,暴风雨降至。

2016年一个普通的一天,一篇题为《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的报道如同晴天霹雳般爆发,这篇报道揭示了王靖与信威集团所谓的商业成功背后的秘密。

报道指出,信威集团并非依靠正规的商业运作来实现其盈利,而是依赖于社会投资和国家贷款来支撑其表面上的繁荣。它的项目,包括让王靖一举成名的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都不过是没有实际进展的空头支票。

王靖曾声称有一千多名工作人员参与这一大型运河项目。然而,事实却是该项目仅仅建设了象征性的十一公里碎石路,并且只有三十多名工作人员在场,他们甚至并没有认真工作。投资项目很快陷入停滞,工人们因为没收到工资而纷纷放下工作。这让尼加拉瓜政府深感困扰。

该报道中提及,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并没有按计划进行,甚至遭到了尼加拉瓜总统儿子的公开指责,他指出王靖并未支付约定的投资资金,导致该运河项目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烂尾工程。

信威集团上市首日即引爆了市场热情,股民们的追捧和投资者的争相入市,推动了其股价的飞速上涨。在市场最为狂热的时候,信威集团的股票价格短暂实现了高达八倍的惊人涨幅,市值一度冲向千亿级别。

而仅仅一篇报道,就让信威集团的光环顷刻间黯淡无光,王靖精心营造的商业帝国不过是建立在沙土之上的空中楼阁,而那些仍然在股市中留守的股民,成为了这场豪赌中唯一的输家。

神秘商人王靖

真实身份是洗浴中心老板?

此前名不见经传的王靖,就这样“横空出世”了。

关于王靖早期经历的说法有很多,其邻居表示他以前干过养生类的洗浴中心,还有人猜测他是政府的“前台”或者高官的孙子。

王靖则说自己是个非常普通的中国公民,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我背景极其平凡,1972年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与母亲、弟弟、女儿一起生活。”

根据此后的曝光,王靖1972年出生于北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没有享受到特别优越的教育资源,他的高考成绩并没有显著的优势,最终进入了江西中医药大学深造。

但王靖似乎有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在上大学期间选择退学创业。

他第一个创业项目名为“北京昌平养生公司”,其主营业务其实是一家洗浴中心。但王靖非常善于包装自己,他将自己塑造成中医养生的专家。通过销售养生课程和各类保健品,他以其独特的营销手段和极具说服力的沟通技巧,在洗浴中心积攒了第一桶金,也为他后来的商业征途储备了原始资本。

但对媒体的阐述中,王靖解释,自己在东南亚做矿业投资,拥有金矿、钾盐矿、宝石矿,其中柬埔寨的金矿估值就在50亿美元。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王靖精心编织的谎言被戳破之后,他突然人间蒸发了。留下的,是信威集团的股价应声坍塌,据悉,在这场风波中,约有15万的股民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平均每人亏损达到23万元,不少人因此而倾家荡产。

更为严重的是,王靖还涉嫌利用其影响力和虚构的项目,从国家银行中套取了高达280亿的贷款。这笔钱最终并没有流入到任何能够产生实际回报的项目中,而是成了无底洞。

2000亿巨头,宣告破产

近日,信威集团的主办券商海通证券发出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信威集团管理人已于今年4月11日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法院于4月9日裁定宣告公司破产。

另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信息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一中院)于4月9日裁定宣告北京信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经评估,截至2021年12月31日,信威集团总资产的清算价值约为5亿元。经审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信威集团资产5.63亿元,负债总额95.3亿元,净资产为-89.67亿元,已经资不抵债。

由于无人对信威集团提出重整或和解申请,信威集团管理人申请法院宣告信威集团破产。北京一中院认为,信威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无人提出重整或和解申请,已具备宣告破产的法定条件,依法裁定公司破产。

2023年12月,北京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信威集团连续多年财务造假。其中,2014年虚增收入7855.97万元;2015年虚增收入21.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不少于18.3亿元;2016年虚增收入27亿元,虚增利润总额不少于22亿元;2017年虚增收入7143万元。2018年、2019年,信威集团分别多计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14.4亿元,15.4亿元。

北京证监局决定,对信威集团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900万元的罚款;对信威集团实控人王靖给予警告,并处以150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董事、副总裁兼财务总监余睿,时任副总裁刘昀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0万元的罚款。

因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等情形,信威集团于2021年6月1日被终止上市。

有意思的是,曾经评价他为中国最神秘商人的《金融时报》也撤回了他的排名。

一场闹剧,满地鸡毛。

文章来源于融中财经 ,作者阿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