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女首富判了。

据证券时报消息,据美联社、越通社等多家外媒报道,越南知名房地产商、女首富张美兰被胡志明市一家法院判处死刑。张美兰因涉欺诈、贪腐等罪名,于2022年10月被越南警方逮捕。该案件于2024年3月5日正式开庭审理。张美兰决定对该判决提出上诉。

━━━━━

张美兰因何被抓?

张美兰为越南万盛发集团(VTP GROUP)创始人和董事长。她于1992年创立万盛发集团,从事房地产、金融、餐饮、酒店等业务。胡志明市的标志性建筑西贡时代广场、2006年APEC举办地温莎酒店等均为她的产业。虽然从未出现在各大富豪榜单,但凭借着持有多项知名资产,张美兰被称为越南女首富。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在2018年10月至2022年10月,张美兰和同案犯为满足个人需要,伪造916份贷款资料,累计骗取西贡商业股份银行304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900亿元)。该银行至今未能收回该笔款项,而且已产生超过129.4万亿越南盾的利息。彭博社称:“这是该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欺诈案。”

2022年10月8日,张美兰被越南警方抓捕,随后被指控贪污财产、行贿和违反信用机构贷款规定。根据案件公诉书所示,张美兰创建的万盛发集团以1000家子公司和合资公司组成,由其家人和亲属管理,张美兰虽然没有在西贡商业股份银行担任职务,但其为该银行的主要股东,持有85%至91.5%的股份。但张美兰否认其在西贡商业股份银行的持股数量,仅称持有5%的股份。

此外,张美兰被控向国家银行督察组行贿,以求包庇她及西贡商业股份银行。

据《联合早报》报道,在3月19日的庭审中,检察官曾表示:“张美兰作为案件主谋,不仅没有认罪和表现出悔意,还顽固不化,继续推卸责任。”

但张美兰在庭审时表示,她没有故意违法,也没有对国家和储户造成损害。她愿意交出她的几项家族资产,以弥补对西贡商业银行造成的损失。

但检察官仍以“贪污财产罪”“违反银行业务规定”“受贿罪”判处张美兰死刑和19年至20年有期徒刑等,合计刑罚为死刑。检察院还要求张美兰赔偿西贡商业股份银行约677万亿越南盾。

为期五周的审判是在胡志明市人民法院严密安保下进行的。该案共有86名被告受审,包括张美兰的丈夫、香港商人朱志强和侄女、VTP行政总裁张惠文。

━━━━━

张美兰发家史

张美兰出生于一个越南华商家庭,祖籍中国汕头,她的父亲经营着一家船运公司。

1992年,凭借家人的帮助,张美兰和丈夫,香港商人朱立基二人成立了万盛发有限公司,初期从事贸易、餐饮和酒店业务。后来随着营收越来越高,张美兰也将商业版图扩张到了房地产领域。

2000年前后,张美兰瞄准了胡志明市核心区第一区最大步行街——阮惠大道,买下了道路两旁大量土地。2007年,张美兰斥资6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17亿元),注册了万盛发集团。旗下除了上述的产业之外,还有越南最豪华的酒店——温莎酒店。

如今阮惠大道两旁的许多标志性建筑,如联合广场、时代广场、VTP写字楼、Duxton酒店等,都是万盛发名下的财产。

2014年,越南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将阮惠大道整个进行了一次升级改造。改造之后,张美兰的身家也随着其地产的增长而大大提升。

但张美兰从未出现的各大富豪排行榜上,外界也未曾得知其具体资产数额。

2022年,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受张美兰邀请,出席了越南政府在首都举办的投资会。对此,市场上开始流传李嘉诚要进攻越南市场的消息。但随着张美兰被越南警方逮捕,李嘉诚的投资不再有下文。

━━━━━

“烈火熔炉”反腐运动

此次审判是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领导的“烈火熔炉”反腐运动中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一章

事实上,阮富仲是一位深谙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保守意识形态者。他认为,对于失控的腐败所引发的民怨会对共产党的权力垄断构成根本的威胁。因此,当年在成功且轻松打赢当时亲商界的总理并保住党内最高职位后,阮富仲在2016年开启了这场反腐行动。

这场运动已经迫使两位总统和两位副总理辞职,并使数百名官员受到惩处或入狱。

张美兰最初是一个市场摊贩,与母亲一起销售化妆品,但在越共于1986年引入经济改革(被称为Doi Moi,意为“革新”)后,她开始“下海”,从事购买土地和房产的事业。到了1990年代,她拥有了一系列大型酒店和餐厅。

尽管对国外而言,越南最著名的是其快速增长的制造业,作为对中国的替代供应链。但多数越南富人却是通过发展和投机房地产来赚钱的。

越南土地在官方上都是国有的,要获得土地用来盖楼,通常依赖于与政府官员的个人关系。因此,随着经济的增长,腐败问题也日益严重且普遍存在;到2011年,张美兰业已成为胡志明市的知名商业人物,她被允许将三家资金短缺的小型银行合并为一个更大的实体:西贡商业银行。

根据越南法律,任何个人在任何一家银行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5%。但越南检方表示,透过数百个空壳公司和代理人,张美兰实际上拥有超过90%的西贡商业银行股份。检方据此指控她利用这种权力任命自己的人担任经理,然后命令他们批准对她控制的空壳公司网络的数百笔贷款。

而且,所涉金额惊人。张美兰的贷款占该银行所有贷款的93%。据检方表示,从2019年2月起的三年时间里,她命令私家司机从银行提取了108万亿(108兆)越南盾,超过40亿美元现金,并将其存放在她的豪宅地下室。

现金是如此之多,即使全部是越南最大面额的纸币,总重量也会达到两吨。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越南研究计划主任黎洪和(Le Hong Hiep)博士告诉BBC说:“我很困惑,因为这不是秘密。市场上人人皆知,张美兰和她的万盛发集团将西贡商业银行(SCB)当作自己的存钱罐,用于资助她的企业在最理想地点大规模收购房地产。“

黎洪和说:”很明显,她必须从某个地方得到这笔钱。但这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西贡商业银行不是唯一一家被这样使用的银行。所以也许越南政府忽视了这一点,因为市场上有这么多类似的案例。”

大卫·布朗则认为,张美兰受到了在胡志明市主宰商业和政治长达数十年的权势人物保护。他说,在此次大审还存在着一个更大的因素——共产党试图恢复对南方自由发展的商业文化控制权。他分析说,“阮富仲和他在党内的盟友们试图做的是重新掌控西贡,或者至少阻止其失去控制”。

他还说,“在2016年之前,河内越共高层几乎让华越黑帮控制了胡志明市。这些黑帮对于地方共产党领导人十分听话,但同时他们也在从这个城市中分到一大笔钱。”

79岁的党主席阮富仲身体状况不佳,几乎可以肯定他将在2026年的下一次共产党代表大会上退休,届时将选出新的领导人。

他是任职时间最长、最具影响力的总书记之一,恢复了越南共产党保守派的威权,达到了自1980年代改革以来的新高度。因此,他显然不想冒着允许越南有足够的开放自由换来削弱党掌控权力的风险。

但是,阮先生也因此陷入了矛盾之中。在他的领导下,越共设定了越南到2045年可以挤身富裕国家地位、实现技术和知识型经济的雄心目标,这也正是推动越南与美国日益紧密伙伴关系的原因。

然而,越南的更快增长几乎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更多的腐败,如果过于打击腐败,就有可能扼杀大量的经济活动。越南已经有人开始抱怨官僚主义的加剧,因为官员们回避可能使他们卷入腐败案件的决策。

黎洪和说:“这正是矛盾所在。他们(越南经济)的增长模式长期以来一直倚赖着腐败。腐败一直是使机器运转的润滑剂。如果他们停止使用这款润滑剂,事情就不可能运作下去。”

综合自证券时报、BBC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