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边一家中资工厂工作的小郑向记者反映,自己在工厂工作了11年最近却被调岗降职,提出异议后竟被两名保安和厂长、主管一起强行拖出车间,并要求自己“主动离职”。

小郑对《看吴哥》记者表示,他2013年2月20日入职该公司,目前已经在公司工作了11年多,之前一直是做技术岗,每月底薪加津贴等拿到手大概有1900美元左右。

2024年1月,公司方面通知公司不需要那么多技术岗人员,要求小郑调岗。小郑称当时主管反复跟他打电话说调岗后工资不变,小郑就同意了。

但到新岗位后,小郑却发现该岗位是公司最低的操作工,随后第二个月他就被要求强制降薪,底薪变成1400,还通过KPI扣款等方式扣掉部分工资。小郑称自己不同意降薪,但公司方面表示不接受的话就自己离开。

4月9日,小郑在工作岗位上时,被两名保安和厂长、主管一起强行拖出车间。之后公司发通知称将小郑停职,并要求小郑“停职期间不得扰乱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未得公司允许,不得进入公司生产经营场所和其他办公区”。至于停职的原因,则是“鉴于你(小郑)在公司的工作表现和工作态度差、对公司的一些不良言论等综合因素。”

该公司发布的停职通知书

小郑对记者称,自己被要求“主动离职”的原因是经济不景气公司订单减少,公司想要裁员。但公司辞退员工需要给予“N+1”的补偿金,小郑在公司11年多需要补偿2万多美金。为了省下补偿金,公司通过调岗、降薪等方式,强迫工人主动辞职。

“目前公司遭遇这种情况的还有很多人,有些人在被劝退,有些接受降薪,有些被吓走了。”小郑称。

“我们这边走了100多个,没有一个是开除的,没有一个是赔钱的。”小郑称公司之前在安达工业园,那时候有500多中国籍员工,2023年9月,公司搬到搬到了3号公路的新址,到现在剩下大约400名中国籍员工,最近一年有100多人被迫“主动离职”。

“他们先是恐吓,然后人事找谈话,然后经理找打感情牌,最后到公司的三把手。”小郑说起了自己被要求“主动离职“的经历:”他们给我两个选择,‘要么你就接受调岗降薪,要么你就自己离开’。他们说‘你这是给自己体面,公司你肯定是搞不过的’。然后就把顶替我岗位的人找来,现在已经上班了。”

小郑称虽然自己被通知停职,但如果自己三天不去公司上班,则有可能会被公司以旷工的名义直接辞退,因为通知书上并没有写明自己的身份证号等信息,公司可以说是同名的其他人。

小郑称此前的工人大多被迫接受现实,不敢跟公司交涉,他是反抗比较坚决的一个,要求公司辞退给自己补偿,但领导称他是在敲诈公司。

“他要求我调岗降薪的时候,我跟他说不接受,他就恐吓我,然后我说你们强制要求的话我会找客户投诉。”该公司是纺织服装业的龙头企业,客户是阿迪达斯、耐克等国际知名品牌。小郑声称要找这些客户投诉该公司的违法用工行为,因此被公司在通知书中称对公司有“不良言论”。

“我肯定要维权,但跟他们讲不通。”小郑称,该公司在柬埔寨除有400多中国籍工人外,还有1万多名柬籍工人,这些柬籍工人有工会组织。小郑称自己也向劳工部门提出过投诉,但相关组织和部门都只保护本地人,不保护中国籍工人的利益。

据了解,该公司在香港上市,除在柬埔寨有工厂外,在越南也有工厂。据该集团公司年报,2023年该集团年度销售收入为249亿元人民币,比2022年下降约10.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跳至内容